k11,walk,玫琳凯之窗

频道:我们的头条 日期: 浏览:331

1997年,周星驰刚刚摆脱香港资本的挟制。带着“两周一成”的余威,37岁的“星仔”拍摄了他北上前最后一部电影——《喜剧之王》。这部电影仿佛一个预兆,它的主角在未来20年里成为了华语电影真正的喜剧之王。


新世纪的那一年,周星驰冉冉升起,伴随《大话西游》风靡中国,他也成为了一代人尊崇的偶像。那时,宁浩距离《疯狂的石头》一片成名还有6年,另一边更年轻些的韩寒则刚刚借着“杯中窥人”雏凤清啼。

时间是最伟大的武器,新世纪以老人被儿子逐出家门来的第十九个年头,当年的毛头小子向曾经的“喜剧之王”正面宣战,但“战役”的结果却轻飘飘地仿佛一片羽毛,让人叹息都来不及。


《新喜剧之王》脆败,只留下《飞驰人生》和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正面碰撞。霍洛维茨在莫斯科当“我们欠星爷一张电影票”变成“星爷欠我们一张电影票”,“喜剧之王”的浪潮向前,不曾为谁停下。


1997-2008,冯氏喜剧vs星爷巅峰 喜剧之王的那些年

喜剧一直是中国电影市场最讨喜的电影类型,即使刨除港台巅峰时期的“无厘头”喜剧电影,曾经的内地贺岁档之王冯小刚也是从喜剧起家。

1997年,冯小刚和葛优,一个39岁,一个42岁,两个中年男人携起手,拍摄了开启中国喜剧电影庞大市场的《甲方乙方》。这部如今看起来并不精致的电影,于1997年拿下了3300万票房,占当年全国总票房的比例达到了3.3%。这个数字并不比如今的《战狼2花仙子养成专家》或者《流浪地球》差。

之后三年,冯小刚一年一导,葛大爷一年一秀,两人黄金拍档,拍摄了《不见不散》、《没完没了》、《大腕》三部电影,部部经典。这段黄金岁月成就了“葛大爷”的喜剧地位,迪斯菲丽也托起了冯小刚“贺岁档之王”的盛名。

但那些年真正的“喜剧之王”不是他们,不管葛大爷和冯导演功力多么深厚,香港电影圈的不景气让巅峰的货架平台周星驰最终选择了北上。


和中年成名的葛优相比,周星驰作为演rct625员成名时要年轻一些,但并不意味着他的成功之路走得容易。20世纪的香港电影辉煌夺目,但生活的艰辛总是对底层人民一视同仁,而周星驰正是凭借对底层人生的感悟一步步成为20世纪90年代华语影坛的票房保障。

在度过贫困而温暖的童年之后,中学毕业时,周星驰就放弃进学。他曾习过武功,干过茶楼跑堂,靳萧然还在一家电子厂做过工人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电影。他曾和梁朝伟约定一起去考TVB演艺训练班。有趣的是,伟仔天资惊人,一试即中,星仔却连续落榜2年,直到第三次才考上。

培训结束后,想做演安乃安官方旗舰店员的周星驰,却被台里安排去做儿童节目主持人,这一做,就是六憨豆先生的黄金周年。一直到1988年,周星驰在李修贤的电影《霹雳先锋》中凭借“偷车贼”的角色崭露头角,夺得金马奖最佳男配,才终于出头。

到了1989年,他终于得到了当主角的机会,出演电视剧《盖世豪侠》,并大放异彩。积聚了一些人气的星仔从此有了表演的野心,最终在1990年《赌圣》中,让琢磨多年的无厘头江湖扬名。

1992年,周星驰出演了七部电影,七部全进了香港票房前十,甚至包揽前五。“两周一成”,周星驰踏上“喜剧之王”的道路。


但他真正的风光还在后面。冯小刚和葛优联手开拓贺岁档的那些年,周星驰同时北上。他与内地先后合作拍摄了《少林足球》和《功夫》,前者让彼时凋敝的香港影坛感叹“无周星驰不行”,后者则与《大话西游》一起成为大陆影迷心中不朽的喜剧经典。

当冯小刚+葛优不再是金字招牌,“周星驰”三个字在2018年以前就是铁打的IP。2013年,水晶钢琴音乐盒多少钱周星驰第一部只导不演的电影《西游降魔篇》首破10亿,而随之2016年的《美人鱼》则以33亿的惊天战绩铸就了周星驰最巅峰的辉煌。

从2001年的《少林足球》到2017年的《西游伏妖篇》,周星驰当了16年的“喜剧之王”,观众用一张张影票,抬起曾经的星仔。

但“喜剧之梁文道评价王东岳王”不会永远待在同一个人头上,从2008年周星驰最后一次出演电影《长江七号》,内地的喜剧市场已事实上进入百花齐放的时代。


2008-2018 ,铁三角与开心麻花 百花齐放的时代

当周星驰离开演员的位置,他的招牌继续闪耀到今天,但你必须承认他已经离开。而在周星驰之后崛起的内地喜剧顶点,最先成名的是宁浩、黄渤、徐峥的铁三角。

三人中,徐峥的初印象,往往是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里憨厚的猪八戒,这让年轻的他家喻户晓,直到今天还屡屡被人提起。2010年,和王宝强合作主演的《人在囧途》,开始了徐峥的电影之路,“囧”系列也成为徐峥最重要的喜剧招牌。

此后,2012年,徐峥导演处女作《泰囧》,以上映5天票房突破3亿票房刷新华语片首周票房纪录。彼时以总票房12.69亿夺得亚洲电影大奖“亚洲最高票房”的徐峥,已开始接过周星驰的权杖,向内地喜剧一哥进发。


那时,宁浩和黄渤也已合作拍完了“疯狂”系列的前两部,2006年《疯狂的石头》、2009年《疯狂的赛车》,徐峥在里面打了两次酱油,而这两部“疯狂”系列让主演黄渤从无人知晓的演员成为喜剧新星。

有趣的是,黄渤也是第一位被称为“三十亿先生”的演员,而他和徐峥合作的《泰囧》、《艳照事件心花路放》更开创了内地公路喜剧的全新模式。2009-2014年,这位“三十亿先生”演一部笑一部,笑一部火一部,与后来出道即巅峰的开心麻花相比,显得更为踏实改运成功学。

黄渤、徐峥的铁三角之后,站在喜剧顶点的“新人”是沈腾。

从春晚的后时代小品王,到《夏洛特烦恼》一片爆火,在经过漫长的小品创作之后,2015年,开心麻花第一部电影作品——闫非和彭大魔执导的《夏洛特烦恼》登上大银幕,沈腾迎来了自己的爆发期。

2015年《夏洛特烦恼》14.42亿,2018年《西虹市首富》25.48亿,2019年春节档《飞驰人生》、《疯狂外星人》双手互搏,沈腾成为黄渤、徐峥之后最卖座的喜剧明星。

在壹娱观察的“新四大中生”中,黄渤、徐峥、沈腾占了三个,除了异军突起的吴京,他们成为中国电影市场如今最踏实的保障。


喜剧之王不再,市场决定未来

截止今天,周星驰的《新喜剧之王》收官6.1亿,对比2017年《西游脱狱者伏妖篇》的16亿,2016年《美人鱼》的33亿以及更早2013年《西游降魔篇》的12.47亿,这个数字显然不能让人满意。

另一边,沈腾凭借《飞驰人生》15.8亿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20.84亿,与黄渤携手前后成为“百亿先生”。自20吴悦彤15年《夏洛特烦恼》以后,沈腾的能量已无法估计,毕竟上一个能在春节档玩“左右互搏”好戏的,还得追溯到2012年葛优葛大爷,他在2012年贺岁档一人就领衔了《让子弹飞》、《非诚勿扰2》和《赵氏孤儿》三部大片。

起起伏伏间,徐峥和宁浩在《心花路放》后少有喜剧出产,反而开始推动新导演的诞生,关注现实主义题材。《我不是药神》后,徐峥也不再被人单纯的看做喜剧明星,更多地向中生代巨星靠拢。而他的老伙计黄渤,在导演《一出好戏》后,也脱离了固有的喜剧套路,开始k11,walk,玫琳凯之窗追求更广阔的影视题材和艺术。

喜剧是时代的艺术。周星驰“喜剧之王”的时代永远停留在八零九零的青少年,当短视频崛起,全民娱乐郝天佑时代揭幕,喜剧的潮流也不曾停下的向前奔涌。

从“无厘头”到“冯氏喜剧”,从“黑色幽默”到“假设反差”,喜剧的模式在发展、,在扩充,观众的笑点和需求也在提升和变化。周星驰的电影依然好笑,但能否挠中观众的G点,对他来说已变成一个疑问句。

但不论如何,喜剧终究会有它的王存在,市场会以公正的姿态给出答案。也姐姐的职业许周星驰不再是曾经的“喜剧之王”,但我们都知道,狗插终究会有下一个“喜剧之王伊升优液”出现。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