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,天天有喜,泰拳

频道:最近大事件 日期: 浏览:223

羊不是村庄的过客

禄永峰

羊是奔着村庄来的,羊是奔着村庄一把把青草来的,羊是奔着村庄一把把青草成就自己壮硕的身体来的。在村庄,我不止一次强烈地感觉到,一群群来来去去的羊,更像是村庄的一批批过客。来了一拨,又去了一拨。

春天,漫山的野草醒了,冒出来的绿芽,一茬接一茬,从春天一直绿到了深秋。无论是哪一只羊,一辈子都好you,天天有喜,泰拳那一口青草。黄土高原上的村庄成全了它们。

伫立在村庄一道道山梁上,极目远眺,一片片像白云一样浮动着的羊群,把天边的白云和大地一次次紧密地接连了起来,没留出一丝缝隙,让人很难分得清楚,哪一块是云,哪一块是羊。

太阳悬在半空的村庄,静极了,没有一丝风。羊群齐刷刷地低着头,向着热突突的大地挪动you,天天有喜,泰拳,向着眼前抽出新芽的绿草地挪动。一群群羊的嘴唇,与村庄的大地靠近,与150274大地上的草地靠近,与草地上的每一根绿草靠近。那么多的羊,安安静静地吃草,迈出的步子是那么的轻盈,从牙缝里挤出“咩咩”的叫声又是那么绵软和欢快。我的童年夹杂在羊群里,我能够听见每一只羊咀嚼青草的声音。一只只羊与青草的接触,小心翼翼,轻巧地卷起嫩绿的青草,仿佛一点力气也不用,生怕将草连根拔起,弄疼you,天天有喜,泰拳了正在向上生长的每一根青草。

羊用叫声和嘴唇接近村庄的角角落落。羊对村庄比谁都熟悉,哪里是山梁,哪里是陡坡,哪里是塬面,哪里是山泉,它们似消字灵管用吗乎都想去一探究竟。日子久了,村庄便有了许许多多的羊道。隔着一条沟望去,弯弯曲曲的,宛如一条细带子缠绕山间。羊顺着羊道攀爬、奔走,相对是安全的。只不过,一群群羊开始探路的时候,总兼职按摩会有一两只羊一只蹄子突然踩空,从半坡上伴随着凄惨的叫声重重地摔了下去。发生这样的事情,不仅仅对一只羊是一次事故,对一个放羊的人甚至对一个家庭也是一次事故。

放羊的人,紧随羊后面,最怕的就是羊跑到了没有路的地方。一天,我看到一只小羊羔,被困在了一座山嘴上,“咩咩”地叫着。放羊人缓缓地向那一只被困的王子博羊羔靠近,像护送自己的孩子一样,把羊羔抱到平坦的草地上。那一连串动作,熟悉而温暖。我想到了小时候我自己,一眨眼独自跑you,天天有喜,泰拳到高高的山峁峁上、柴火垛的尖尖上,朝下一瞅,困在那里哭着求援。每次母亲都像那个放羊的人一样,展开双臂把我抱回平地上。

小时候跟随一位放羊的哥哥到王子博山沟里打柴火,返回途中,为了走捷径,心存侥幸扛着一捆柴火走上了羊道。没想到,羊道只有一脚面宽,朝上看是近似陡峭的山坡,朝下看也是陡峭的山坡。我的身体紧紧地斜贴在半山腰上,上也不是下也不是。正是晌午时分,太阳照亮了一面山坡,肩上扛的柴火像是着了火一样,汗珠顺着脊背熊益军流淌。怎么办呢,想到母亲为了给我虞德水们烧煮每一顿饭,在黄土窑里烟熏火燎的情景,我越发舍不得扔掉那一捆柴火了。这一捆柴火泡圣老猫足够烧熟一顿饭了,我似乎能够看得见它在灶膛里噼里啪啦欢乐跳跃的火苗,这些火苗足以轻轻松松地煮熟几锅香喷喷的面条,蒸熟几笼散发田克楠着麦香味的馒头。自然,也能够煮熟一年秋天农忙过后犒劳一家人的一锅羊肉。

那永春魁星岩天,扛着柴火,一步一步地挪动着,我几乎能听见从自己体内发出“呼哧呼哧”的喘气声。我用一只手稳固柴火捆,一只手紧紧地揪住草,手脚并用,硬是爬完了那一条羊道。到了塬上,我扔下那一捆沉沉的柴火,再俯视那面陡坡,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。

那年,我不舍得扔掉那一捆柴火,就像一群别舔群羊不舍得放弃一块块翠绿的草地。后来,我渐渐长大一些,发现羊粪蛋竟然像宝贝一样,放羊人也不愿意放弃。那些年,每一个放羊的人,肩上挎着一个敞口的蛇皮袋子,手里握着一把小铁锨,跟在羊群后面捡拾羊粪蛋。后来才知道,羊粪蛋可是上好的农家肥,按一小袋一小袋卖给城里人,给盆景、菜地施肥。在村庄,羊粪蛋施在瓜根周围熊欲司机,瓜藤扯得远,瓜甜;施在果树下面,果色红润,果甜。我和小伙伴们吃着甜甜的瓜和果,突发奇想地讨论着羊粪蛋施过肥的瓜果,为什么那么甜呢,难道羊粪蛋里裹着糖?我们踩碎一堆羊粪蛋,羊粪蛋里并没有糖,羊粪蛋里装着的全是村庄的草。

在村庄,羊粪蛋是宝贝,羊更是宝贝了。村庄人对羊的保护和照料几乎是无微不至且望骄阳的。羊来羊去,在黄土高原上元宝垫生存的三五年,跟村庄人共同生活在一孔深深的窑洞里。羊拥拥挤挤地站或者卧在窑洞里的黄土上,一铁锨黄土便遮住了羊粪的气味。羊似萤火虫电光漆乎也通人性,安安静静地待在窑洞里,半夜里绝不打扰熟睡的村庄。

转眼已到中年,回到村庄,已经很难看到羊群出出进进村庄的情景。羊早已被村庄人圈养了起来,即使见到活生生的羊,大多也是在送亲人的灵堂前。人去了,人们要给逝者献羊。献羊者可以是子女、外甥、侄子、孙子等。于是,一只羊被牵到了逝者的灵堂前,满地跪着的孝子孝女、孝侄孝孙,有喊羊爸爸妈妈的,有喊羊叔叔舅舅的,有喊羊爷爷奶奶的。人,给羊赋予了一种捎话职责,充满神秘感。这也是羊在村庄人眼里不同于别的家畜的金贵和不可替代之处。

我不止一次看到村庄人跪着给逝世亲人献羊的情景。但羊一定想圈养小倌不明白,人为什么会以那种方式祭奠亲人、感朴容熙念亲人?而一只只赋予了捎话职责的羊,最终结局还是和别的羊一样,走向了人们的餐桌。餐桌僵尸夜总会上的菜已经码放得满满当当的,家的沦陷羊肉成了每一桌主打的you,天天有喜,泰拳必备菜,摆放在最中心的位置。

2019年春节刚过不久,患病卧床一年多的八娘去世。我们送葬返回后,吃着热气腾腾的羊肉,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我不知道,对于人,羊一辈子有多少细节值得我们反思。比如说,羊为何会有跪乳之恩?一个小羊羔,小小的就懂得跪谢羊妈妈。我想,小羊的这一跪,跪的不仅仅是羊妈妈,跪的一you,天天有喜,泰拳定还有黄土高原上的大地、山川、河流、嫩草和黄土窑里的放羊人。羊羔长成羊,它不仅会留下羊粪蛋、羊毛、羊皮和羊肉,还会留下“跪乳”的故事。我突然明白,羊来我们村庄不仅仅是为了吃草,它们来村庄就是为you,天天有喜,泰拳了报恩的!待村庄周围弥漫着羊的气息,羊便融入到了我们的村庄。

羊不是村庄的过客,羊的祖籍就是我们黄土高原上的村庄。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